3/20 野營初體驗,始於春天的泰崗(下)

3/19 野營初體驗,始於春天的泰崗 (下)

文 / YS Chen 

 

 

觀星,夜空之下的神秘療法

我將會像冰塊,溶化在一條河上    

那不會是一個答案,那是一條河 日夜的呼喚。  魏如萱-《Ophelia》 作詞:李格弟

 

平時夜晚走在市區的街道上,我經常抬頭看今天的星星多不多、月亮漂不漂亮。

身處在多雲霧的泰崗溪谷,星空不夠明朗,視野不夠遼闊,卻也已經不禁讓人一再仰頭觀望。

上空雲層不時消散,我隔著一層塑膠袋躺在砂石上,看著白色、褐色的星星閃爍,

身旁溪水潺潺流動,在星空和山巒包圍之下,

我感受到極度的平靜,軀殼和靈魂正渴求著被安放,

我不信神,也不明白宇宙,但當時我確實是被某種能量給治癒了。

 

圖片來源 : pixabay

 

星火,入眠之前人們的夜語

夜逐漸深了,人也像趨光的飛蟲一樣,圍著一盞營燈聚集。

我們一邊閒聊,一邊悠悠地整理剩下的食材,輪流把玩著打火石。

當R和我慫恿S不停用刀背快速削出火花,說這樣好像仙女棒的時候,

彷彿回到學生時期,像傻瓜似的,為這種莫名其妙的事就能笑得好開心。

 

「妳們會累就先去睡啊。」

S一邊整理手上的鍋具,一邊望向一臉倦容的我們。

「好累,但還不想去睡覺。」R這樣說著。

是啊,竟連平日裡重視睡眠時間的我,已經到了就寢時間,卻仍貪戀時光,

捨不得進帳棚睡覺,想讓今夜更漫長一點。

 

平常我並不是個經常上山下海的人,看起來也許是旁人眼中,無法適應戶外活動的溫室宅宅,

也許怕我覺得太累太辛苦,R又再次問我:「妳覺得好玩嗎?」

 

我當時不知道該如何向她說明,

今天經歷過所有的不安、恐懼、疲憊、新奇和喜悅,

都會成為我人生中很珍貴的一部分。

也許我會逐漸忘記眼前的景色、泰崗溪水的溫度或是今天的對話,

但我會記得曾經有過這樣一次旅程,

至於未來腦海裡浮現的畫面會是什麼,就留給以後的自己去回味了。

 

談笑之間,時間不曾停止流動,耐不住疲憊。大家鑽進自己的帳篷準備就寢,

熄了燈,再也沒有人聲,一片漆黑裡,蛙鳴和溪水聲在耳邊更加清晰。

 

拔營,陳大哥失足有驚無險

清晨,透過帳篷的日光和外頭的腳步聲喚醒了我,

我瑟縮在睡袋裡,肌肉痠痛與腸胃的不適令我不願起來。

最終是早上的尿意,逼得我和R走出帳篷,

到戶外不夠隱蔽的"廁所"相互把風。

 

沒睡好的倦怠以及無法沐浴的一身黏膩,讓大夥不似昨天那樣精神,胃口也小了,

早餐弄個炒蛋、簡單的料理,便躲在陰影處休息。

 

今天已是周末,陸陸續續來了幾組露友,

眼看人潮漸多,我們便拔營,將空地讓給其他人,準備收拾下山。

 

回程路上,陳大哥一時沒有踩穩,摔落到一旁約1米高的岩壁下,

幸好他反應快,及時抓住繩索,沒有受傷,卻也著實讓嚇了大家一跳。

 

回歸,出發是為了暫時逃走 因為知道總得面對

進入世界,做一個海盜也好,做一個婆羅洲上的王也好,做一個蘇俄的勞動者也好,
去過一種生活,讓低級的生理需求佔據你全部的精力。            羅素 -《幸福之路》

 

我不想說什麼經驗過外頭設備缺乏的不便,才懂得珍惜現代生活的便利,這類的話。

總覺得這種體會是非常膚淺且短暫的,

過幾天後我們就會理所當然地使用馬桶、洗熱水澡、到24小時超商便利地解決各種事情。

然而當我回到住處,進浴室洗了場痛快的熱水澡之後,卻也沒有更深的感悟了。

 

旅行、登山或者露營,其實就是一種出走,

追尋的是一種對週遭人事物的熱情,去摸索、去探險、去迷失,去幫助他人。

學會放低自己的姿態,眼前景色變得開闊單純,

平日那些煩心事好像也就跟著縮小了。

 

回來的那天晚上,我走在市區的街道,風吹來,空氣裡飄散著車子廢氣和食物的氣味。

日常風景裡有我喜歡的、厭惡的、追求的、膩煩的,

我始終會回來,它們也不曾離去。

抬頭看了看天空,覺得心情異常平靜,

前行在夜色之中,彷彿自己還漫步在泰崗溪邊的錯覺。